位置:网站首页 > 四海文坛 > 给 娘 喂 饭 —— 杨占雨

给 娘 喂 饭 —— 杨占雨

发布时间:2018-12-17  | 来源:作者投稿

人到中年,我是第一次给娘喂饭,也是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母爱的伟大!

娘是一个很要强的人,94岁高龄了凡事还要亲力亲为。自从摔倒以后,腿部骨折再不能行走了,她的身体就每况愈下,最后到了连自己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被病痛折磨的娘性格变了,孤僻倔强不讲理。我给她喂饭时,稍不注意就会挨娘骂。

娘的牙齿没有几颗了,食物吃到嘴里总是整吃整咽,胃肠消化功能还不好,所以喂饭之前,我必须把食物嚼碎后放到碗里,然后再喂给她。娘饭量很好,一顿一碗菜、一碗饭。吃饺子时能一顿能吃十四五个。

我早晨起来首先为娘洗漱,之后扶她坐起来,后背用几双被褥挤好靠牢,再给她梳头。最后一个环节是给娘喂饭。我先将一条毛巾围在娘的脖子下面,以免菜汤饭粒儿掉在身上。娘爱干净,这是她要求做的。然后我坐在娘身边,用汤匙儿一口一口地喂她。娘吃饭比较急,这口儿没等咽下去,又张嘴要下一口。这时我必须马上停下来,等她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后,再拿出特制的矿泉水瓶喂她几口水。平时给娘喝水我掌握不好动作,致使娘老是呛水,后来我在矿泉水瓶盖上扎几个眼儿,喂水的时候,只需轻轻一挤,水就进娘的嘴里了,娘不再呛水了。

娘饱娘之后,我要陪她聊天,她会给我讲一些我们小时候发生的事儿,我听得最多的便是:“你小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喂你,喝高粱米粥不禁饿,我就嚼高粱米干饭喂你。你可不像我这样听话,你是吃一口饭就跑一圈儿!淘得很!”

母亲把我们哥姐五个抚养大吃尽了苦头,那个年月家里穷,做什么事都要省吃俭用,精打细算。喝粥时,要把干的留给父亲,因为父亲要下地干重生活。我们多半是喝粥。吃饭时,娘总是借口忙这忙那,等我们吃完了,她才把我们吃剩的粥饭,收拾到一个碗里,她端到灶台上背着我们去吃。几十年后,我们哥姐五个都组建了自己的家庭,过上了好日子。这些年由于都忙于自己的事,多多少少忽略了对娘的关爱。娘的背弯了,头发白了,不能动了。但娘很倔强,自己一个人生活,不愿意拖累任何子女!我们哥姐几个只好抢着给娘喂饭——不单单是为了报答娘,也是因为我们都懂得:今天的父母就是明天的我们!

现在,我们依然每天都给娘嚼饭、喂饭。这一嚼一喂,我们品出了母亲大半辈子的酸甜苦辣,感受到了母爱的博大情怀。这一嚼一喂,我们也深深地懂得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家中的老人是最美丽的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