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网站首页 > 四海文坛 > 中国还有一把紫砂壶叫喀左

中国还有一把紫砂壶叫喀左

发布时间:2018-12-5  | 来源:中华日报

本报年终贺岁中华根文化系列专稿之一

      【本报中国国内首席记者吕经纬报道】地球人都知道紫砂壶的娘家在中国宜兴,但不一定知道中国还有一把紫砂壶的故乡叫喀左!

中国沈阳化工大学书记白玮发言

       喀左,地理区位在中国辽宁省朝阳市,全称为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近日,喀左集合了一批优秀的中国陶人,举办了“2018首届辽宁省艺术陶瓷精品展”,展会论坛上,中国沈阳化工大学党委书记白玮发言说,中国北方的陶史远远长于中国南方,辽三彩辽白瓷辽青瓷都曾辉煌史册,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陶瓷材料已经运用到包括螺旋桨在内的高科技领域了。

本报记者采访陶艺大师葛军博士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葛军告诉本报记者,这里与宜兴的陶土材料都是紫砂但成份有所不同,陶瓷艺术家要学会生存改善生活,更重要的是能创造灵魂! 辽宁省陶瓷行业协会理事长吕胜喜总结了协会成立后短短两年所取得的成果并期待敞开胸怀迎接八方陶客,用好一带一路国策,使辽宁陶瓷艺术行稳致远走向世界。

      中国陶瓷艺术高峰论坛执行秘书长、辽宁省陶瓷行业协会名誉会长、辽宁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张驷不仅带原创作品到现场展览,而且亲自演奏他亲手烧制的陶埙,一曲蒙古族《鸿雁》,悠扬深远,直入人心! 埙是中国古人在7000年前发明创造的,张驷将古老的陶埙发展为既可以吹奏,又可以欣赏的陶艺作品,使其审美与实用为一体。张驷将其称之为“当代埙艺”。

辽宁省陶瓷行业协会吕胜喜向本报记者介绍展览筹办情况

      谈及紫砂壶,朝阳市文物管理办公室原主任、朝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客座教授孙国平说: “从历史的角度,宜兴紫砂历史要比喀左紫砂历史久远的多。喀左紫砂真正成为商品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事。从产品制作工艺和产品种类、数量上看,远落后于宜兴。喀左紫砂属“傻大黑粗”型。不过,进入本世纪后,喀左紫砂采用“请进来”的办法,改进了工艺,使产品精益求精,出现很多精品,但是目前还没有打出自己的品牌,创出自己的特色。

      从发展的角度看,“世上无难事,只要有新人”,喀左紫砂人也正在力求创新,也正在探讨自己的品牌,红山文化彩陶、仰韶彩陶、马家窑彩陶、齐家彩陶、三燕釉陶、唐三彩、辽三彩、辽土釉陶都是可借鉴品牌。我想信,不过多久,喀左紫砂定会创出自己的品牌,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在进一步论及喀左陶器与中国大凌河流域文化特征时孙教授认为,陶器是人类的一大发明。古人类在进入新石器时代以后,一般先选择“近水而居”,是为了生活方便。而此时人类还没有学会打井,需要到河里、溪里、泉里、湖里、潭里取水,取水必有盛器,陶器就发挥了作用。

中国陶艺大师张驷现场演奏他研制的陶埙

      自八千年以前中华先民发明了陶,陶就成了人类生活不可缺少的用品。人们衣、食、住、行都离不开陶。古人需要穿衣,就要织布和纺线,中国最早的纺织工具是陶制纺轮。有了农业后,粮食要储存,人们要做饭,要吃饭,盛器、炊具、餐具都是由陶制成。居住也离不开陶器,人要饮水,还要饮酒,水杯、酒杯除用石制外,主要还是陶制。 人需外出,有狩猎,有捕魚,漁网需有网墜,网墜亦有陶制。当时人需祭祀,祭天、祭地、祭祖,都要祭器,祭器又均以陶制成。甚至人死后要入土为安,也要随葬陶器,因此,陶,对于中华民族发展息息相关,且起到重大作用。

孙国平教授与陶艺家邢岩在制作现场交流三足鬲造形

      既使人类发展到近代,普通人家仍离不开陶器。陶器自发明直至近代,一直在人们生活中占有不可或缺的地位。而陶着社会的发展,陶器的制作经历了由简单到复杂,再到简单的过程。陶器发明初期,制作工艺、器型与纹饰都比较简单,到新石器中期开始,陶器制作开始复杂起来,制作工艺、陶质、器型、纹饰等方面都发生巨大变化。工艺讲究,陶质多样,器型繁杂,纹饰花样众多。特别是上古传说中“女娲补天”、“伏羲创八卦”等传说,在陶器纹饰中都能找到相对应的符号。喀左也是中华民族繁衍之地,自十万年以前开始有人居住,一直沿续至今。同时,喀左还是华夏文明诞生地之一,有东山嘴红山文化祭祀遗址为证。

      人类文明,永远离不开河流,印度文明,是沿恒河与印度河。埃及文明,沿两河流域,中华文明沿黄长江和黄河流域,而红山文化文明,是沿西喇木伦河、老哈河和大凌河构成的,因而大凌河流域也是中华文明发祥地之一。 迄今在大凌河两岸,考古发现有十万年前的鸽子洞旧石器遗址,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则座落于大凌河支流的牤牛河发源地。商周时期人们的居住地遗址在大凌河沿岸分布密集。

      今天在大凌河两岸发现的“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魏营子文化遗址”,“夏家店上层文化遗址”都是这一时期的遗存。后世的战国、西汉、魏晋、隋唐、辽金元时期的城地、聚落遗址、窑地等遗迹,也全部座落于大凌两岸。

      历史上著名的曹操征写桓,战场就在大凌河岸边。慕容鲜卑迁居辽西,定都大棘城、迁都龙城,遗址均在大凌河岸边。唐太宗征高丽,班师途中祭悼战场死亡将士,地点就设在大凌河边。

      可见,人类居住,离不开河流,人类文明也离不开河流。是河流孕育了人类文明,大凌河当然也就成了红山文化文明曙光升起的地方。